bob官方网站登录-美专家:特朗普对美国外交造成了无法修复的祸害

参考消息网11月3日报道 美国《外交》双月刊网站10月28日发表了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副主席华金·卡斯特罗的题为《如何把美国外交从危险的边缘拉回》的文章称,在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阵前失踪,其外交基础设施岌岌可危。他不仅放弃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而且对自己的国务院发动战争。任何政府都无法完全修复美国的外交能力。全文摘编如下:

面对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不断加速的气候危机以及持续扩大的经济不平等,美国迫切需要多边合作。然而在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却阵前失踪,其外交基础设施岌岌可危。

特朗普不仅放弃了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而且对自己的国务院发动战争。他的政府一再提议对外交和发展援助进行苛刻的预算削减,抨击职业外交官和公务员,把许多经验最丰富的官员扫地出门。其结果是,国务院越来越多地被无资质的捐款人和政治谄媚者所掌管。

在最好的时候,替换退休职业外交官的专长和经验也是足够困难的。但在特朗普政府执政4年后,情形尤其危急。来自总统及其所委派的官员的密集抨击,已经摧毁了经验丰富的职业外交官的士气,削弱了他们的阵容。从特朗普上任以来,加入美国驻外事务局的申请已经大幅下降,从而让国务院人才青黄不接。

如果前副总统乔·拜登赢得即将到来的总统选举,他将需要恢复美国的全球领导地位,动员全世界应对共同的挑战——从新冠肺炎疫情、气候变化到威权主义的崛起和核扩散。做这些事情将需要重建美国的外交基础设施。

美国国会应该从起草一部新的《外交服务法》开始,该法案将重新构想适应这个充满全球共同挑战的新时代的外交。与标志性的1986年“戈德华特—尼科尔斯法案”实现了后越战时代美军的现代化一样,新的《外交服务法》应当为国务院配备合适的人员、能力和组织构架,以推进21世纪的美国价值和利益。这样一项雄心勃勃的事业将比任何一位总统都更为重要,并需要国会和美国人民的长期支持。如果拜登获胜,他的政府和国会将拥有一个开启亟需的外交复兴的历史性机会。

美国的外交官属于这个国家最优秀的公务员之列,但是作为国家最古老的行政机构,国务院需要重建。国会务必致力于使国务院成为模范的工作场所、培养多元化、深化在关键问题上的专业知识以及确保职业外交官不被排挤。在特朗普任总统造成的祸害之后,下一届政府不能只是把美国的外交恢复到先前的状态。它必须把美国的外交基础设施建设得比原先更好。

这项任务必须从重建美国国务院和重新对美国外交使团予以投资开始。除了更有气度的外交,美国还需要更多的外交官——在驻外事务局以及行政部门两个方面。从政策评估、地区专业知识到气候科学和现代通信,外交艺术正在发生变化,而美国得迎头跟上。国家需要新的专业知识,尤其是在全球卫生、经济学和新兴技术方面。国防部通过提供持续的职业发展保持了灵活性:它开办了形成网络的高校,并且慷慨资助军官的培训和研究生教育。相比之下,国务院几乎不提供这样的机会,却迫使外交官比他们的军方同行担任涵盖范围远为广泛的职责。

重建美国的外交基础设施并非易事,但却是必要的。从新冠疫情到气候变化,本世纪最大的问题只有通过与其他国家合作才能得到解决。在发生了特朗普执政时期的浩劫之后,任何政府都无法完全修复美国的外交能力。

原标题:《美专家认为:特朗普重创美国外交能力 已无法完全修复》

责编:胡敏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amylowlow.com

Previous Article
Next Article